怎樣的人才是「人才」?

人才

我們中國古老傳統的文化,確實是世界上最善、最優美的文化傳統,完全表現在日常生活當中。像穿衣、戴帽,在過去什麼樣的身分,穿什麼樣的服裝,都是有一定的。士、農、工、商在穿著上一看就知道,你在某一個行業,什麼樣的身分,什麼樣的地位,都從穿衣、戴帽上顯示出來。好處在哪裡?便於行禮,長幼有序,這個社會和諧不亂;下一輩跟上一輩一定要先行禮,先致敬。所以叫章服,衣服上有紋章;紋就是繪畫,章是彰顯,顯示出來你的身分、地位、階級,都從這上面顯示出來。

像從前作官的,現在所謂是政府公務人員,他們服裝的顏色、上面繡的圖案都是代表階級,這個不能錯。戴的帽子,帽子兩層,上面一層低,後面一層高起來,這個帽子叫進賢冠,讓你時時刻刻提醒到,後一代要比我們這一代高,後面高起來。前面代表我們這一代,後面是代表下一代,下一代要比我們這一代好,要比我們這一代高,這個國家民族社會才有前途。都顯示在穿著生活上,讓你念念不忘選拔人才、栽培人才、提攜人才,決沒有嫉妒障礙。如果天下人才都跟我一樣不就完了,那這個國家還有什麼前途,賢能輩出。皇帝戴的帽子上面是一塊平平的,作皇帝他到了頂頭要平等,不能不平等。下面的官員念念求賢,替國家選拔人才。

選舉制度是從漢朝時候正式建立,國家正式建立選舉制度。它不是像現在老百姓來投票選舉,不是的,是地方官員選舉。我們現在講政務官,你在這個地方作縣長、作市長,你的政績裡面第一條就是發掘人才。假如你在這裡作三年的縣長,一個人才都沒有發掘出來,你其他的政績再好你都要下台。為什麼?你沒有替國家選拔優秀的人才。所以政績裡面第一條是替國家選拔人才,選舉是地方官員的事情。選舉的標準是什麼?這漢朝時候訂的,「孝廉」;選這種年輕人,孝順父母。他能孝順父母,他將來作官就能夠對國家盡忠,就能夠愛護老百姓;廉是廉潔,他將來就不會貪污。這是從前政務官兩個基本條件:盡忠報國,廉潔不貪。這是我們中國漢朝訂的制度,一直到清朝末年都遵守這個辦法,所以中國有選舉不是沒有選舉。選拔出來之後由國家來栽培、由國家來教育,他們等於像現在全部是公費,一切生活由國家照顧。國家還每個月給他俸祿,就是現在所謂工資,每個月要給他。在當時是給他米,多少石米,他足夠維持生活,乃至於維持他自己一家人的生活,他無後顧之憂,專心讀書。

作皇帝就是作領袖的人,領袖的人要有真正智慧,不必有能力,能力是底下辦事的人要有能力。當領袖的人不必要表現你的能力,你的能力表現了,下面的人還誰能做事?你要有智慧、決策,主導政策。所以帝王戴的是平平的,心要平,平等心處事待人接物。帽子前面掛的冕旒,那個旒是什麼?就像我們的窗簾差不多。有十二條,掛這個東西幹什麼?這個意思就是看東西不要看得太清楚,馬虎一點就可以了。太清楚,所謂是清水裡就沒有魚,你下面人辦事就不好辦;你太嚴格大家都怕你了,於是乎對你就有蒙蔽,不要太清楚。你再仔細去觀察,帽子旁邊有兩個棉花球,塞耳朵的,也不要聽得太清楚。要明白但是不要過分的清楚,過分的清楚是不能過分的責備人,人哪有沒過失?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!只要不犯大過,小過可以原諒,就不必過問。這心地多厚道,下面辦事的人才會認真負責,貢獻自己的才華,全心全力去辦事沒有顧慮。那種設計,現在世間的人那裡懂得這個大道理。下面辦事的人要明察秋毫,上面要裝糊塗,作大領袖的人要裝糊塗,他不是不清楚,他真有智慧。小事可以馬虎,大事就不行,大事不可以馬虎,都顯示在生活當中。

所以我們一定要懂得,佛法就是指導我們生活,佛法就是幫助一切眾生滿足他的願望。我們學佛我們的願望不能滿足達不到,我們的生活不能改善,我們學這個幹什麼?有什麼用處?學說理論跟生活脫了節,就變成玄學,玄學就是空談。說得再好、再高明沒用處,無濟於事,對社會一絲毫的忙都幫不上,反而對社會還產生某些障礙。我今天給你們提出這些話,我是很有感慨。

這一次我在澳洲接觸邦德大學的保羅院長,他問我:佛法的理論跟實際的生活是不是完全脫節?他為什麼會有這個問題?看看現在這些學佛的人,確實佛經裡面講得很高明,理論令人羨慕。而佛教徒的生活是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情,在這個世間跟一般人一樣還是貪著名利,患得患失,沒有兩樣。人家看我們學佛的人會有這個疑問,是看我們現在佛教徒所作所為,跟經典裡面所說脫了節,所以他就問,這意思就是說佛教是不是玄學?是不是一種空談、清談,無益於實際?我告訴他說,佛法就是生活,生活就是佛法,佛法的理論跟生活完全是一體,哪裡會脫節?如果跟生活脫了節,可以說他對於佛法是一無所知。你從佛法這個名詞上來看,佛這個字是覺悟,智慧覺悟;佛法是覺悟之法、是智慧之法,智慧跟覺悟用在生活上、用在工作上,這是真正的超越,真正的向上提升,哪裡會脫節?所以真正能解決現在社會這樣複雜的問題,大家現在是束手無策。我們看到許多國家地區的這些領導人,看到當前社會的情形,真的是焦頭爛額,不知道怎麼辦?學校培養人才,希望真正培養出一流的人才,將來對社會、對人類能夠有很大的貢獻。幫助世人,人人生活能夠幸福,家家都能過得美滿,每個人的事業,不論你是哪一行、哪一業都能做得很成功、很順利,社會和諧互助合作,不斷的興旺繁榮,國家富強世界和平,佛法的目標就是如此。

你要問什麼樣人是人才?真正發大心,真正能夠斷煩惱,這就是人才。他要肯發心修學,我們全心全力幫助他、提攜他,他的成就就是我們自己的成就,也就是一切諸佛如來的成就。諸佛如來只有一個心願,同心同願,普度一切眾生。任何人做度眾生的事業,就是諸佛如來的事業,任何人做普度眾生的功德,就是諸佛如來的功德,哪有兩樣?助人才是真正助自己,反過來,害人才是真正害自己。

佛法的前途一片光明。過去許許多多有知識的人,尤其是外國的學者,他們跟佛法永遠隔離,沒有辦法接觸,沒有發掘這個寶藏。現在資訊發達、科技發達,佛法傳播利用這個工具,所以逐漸逐漸這個障礙慢慢消除。西方的學者接觸到佛法,一接觸他們有智慧、他們有學問,一接觸之後就發現這個東西好,這寶藏,立刻他就能歡迎。

我在差不多是十六、七年以前,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有一個女學生,美國人。那時候她大概有三十出頭,她跟台灣大學是交換學生,研究生,她專門研究《華嚴經》,寫博士論文。在台灣聽說我講《華嚴》,她來找我,她在我圖書館住了四個月。中文學得很好,能夠看清涼大師的註解,我們不能不佩服,外國人。她們的學習比我們認真,所以我到美國弘法,一半是她鼓勵我去。

我們這一次在澳洲,澳洲雪梨也有一個學者,的確有學問、有見識,他是在電腦網路上看我的東西,看了一、兩年,想找我。我到澳洲的時候,他特地從雪梨來看我,他也有一個電腦網路,他告訴我他把我這些資料介紹給四百多個人,都是外國人,利用網路傳播。網路是專門對學者的,他們在社會上有很大的影響力,逐漸被西方這些學者他們肯定了,將來佛法必定推到大學裡面是主要的課程之一。我們今天應該好好的做,將來到哪裡弘法?到大學,到學校裡面去開課。現在有這個機緣,那邊有意思,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就談到這個,大家有這個意向,想在大學裡面立一個佛學研究所。在他們學院下面立一個研究所,或者一個佛學研究中心,像夏威夷。夏威夷大學它有佛教研究中心,它還有個中國研究中心,夏威夷大學有兩個中心。我這一次到學校裡,學校裡邀請我去講演,這兩個中心是主辦單位,這是學校正式邀請。

我去講了兩天,跟他們開過一次座談會,參與差不多有四百多人,效果非常好。現在夏威夷電台播我錄音、錄像帶,一個星期兩次,一次半個小時;這開端,我們去講了兩次,它就有了。將來錄像帶一播,聽眾要真的歡喜,要求了,它時間就增長。現在美國本土、在加拿大、北美洲,我這個錄像帶五家電視台在播放,每天一個小時。現在弘法利生聽眾不要緊,人多少沒有關係,我們主要是用最好的科技把它錄下來,送到衛星電視去傳播,觀眾有多少?不是在講堂。我們送到國際網路,現在全世界電腦連線,在網路上收這個資訊。全世界,去年有人告訴我八千萬,八千萬台機器連線能收到,現在只有天天在增加。多少人是從網路上認識我,從網路上得到這些資料,歡喜發心在研究。

過去台中慈光圖書館,李老師創辦「大專佛學講座」。那個講座就是我發起的,課程是李老師跟我兩個人研究,擔任課程的人選,老師也是徵求我的意見,我們共同決定的。我們那時候請徐醒民居士講《唯識學》,周家麟居士講《心經》。老師找他們,他們兩個害怕,非常為難。徐醒民來看我,他說怎麼辦?他說那是大學生,大學生就嚇倒了。我就問他:你學佛幾年了?四年,徐醒民居士學佛四年;我說:他們學生學佛多久?頂多四個月。我說:你四年教四個月,你有什麼好害怕?我說:別的學術你不如他,佛學上他是幼稚園,你已經是四年級了,四年級教幼稚園可以了。我把他們信心鼓舞起來,有困難我在旁邊幫助他。所以那個時候教學裡面,六門課程五個老師,有三個老師是我輔導的,我幫助他們。

我們要愛惜人才、要發掘人才,要幫助、提攜、成就人才。我們跟諸佛如來同心同願,一切人的成就就是自己的成就,要懂得這個道理。你懂得這個道理,你對於人才就不會嫉妒,決定修隨喜功德;隨喜功德是正常的,嫉妒是反常的。你會認真幫助人才,幫助人才就是幫助自己,就是真正在那裡普度眾生。所以希望大家珍惜這個因緣,認真來努力,決定不能懈怠,在這裡的光陰,真是一寸光陰一寸金,希望每一位同學都有非常殊勝的成就。我們要替佛爭光,要給這個世界所有一切眾生,建立對大乘淨宗的信心,這一點很重要。

節錄自 淨空法師開示愛護人才 06041998

返上